亚历山大·诺夫斯基·小明

孩子们是底线,你骂我喷我都可以,我不会还嘴,孩子们是我们心目中独一无二的,你说他们,对不起不行

一半是我,链接自取。

来电狂响观后感

想写篇同类题的文,CP应该是毕侃主,然后坤廷之类的,有人看吗???


又是一年运动会,走的走了,留下的,也分分散散,台风十子,不能一起席卷全球了吧?

二分之一

天真有邪


BGM:林宥嘉《天真有邪》


CP:航鑫其逸


对不起我怀旧,请别骂我,也别骂孩子们。


00


你可知道对我做过什么最残忍,就是你狠狠把我一夜之间变成了大人。


01


“我们要走了,二恋好好保护小逸。”黄其淋如是说道。


眼睛里打着转的泪水险些流下来,丁程鑫眨眨眼睛把不争气的泪水逼回去,敖子逸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丁程鑫想:自己就剩这一个一起长大的了,小逸还是小孩子,我比他大,我得保护他啊。拍拍敖子逸的肩膀,冲着黄宇航喊了一句“以后加油!记得回重庆看看!”


他看着黄其淋和黄宇航好一阵,转头扶着小逸走了,想:以后就是对手了吧,总之,我一定要保护好小逸。


黄其淋转头对黄宇航说“航哥,以后咱们就要站在丁程鑫儿的对立面了啊。他会不会受不了啊。”


黄宇航脚步一顿,回复道“没有哪个人会守护另一个人一辈子,他迟早要长大的啊。”


02

一眨眼,丁程鑫也变成了团队的大哥,总是以自己的力量守护着别人,就像当初黄宇航守护他一样。


公司给他们找了其他搭挡,他其实挺感谢马嘉祺的,他一直帮他分担着,自己也可以偶尔放下担子休息一会儿。


敖子逸也长大了,一开始舞蹈只是还可以,现在,也已经变成了元气舞担了,他一点一点看着他成长,从一开始说话都带着奶音,到后来声音沙哑,布满了烟嗓的感觉,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。


他想着:公司出道的建议,是时候考虑考虑了。


他告诉敖子逸,公司让他们出道了。敖子逸当时就红了眼眶,强忍着,“我们终于熬到了。”丁程鑫想想:也是,又是两年,不知林先生和孙先生过得如何呢。


03

出道了,已经两年了,两个人摸爬滚打在这个圈子里,如今只手遮天,成为了顶级明星,曾经是四个人的梦想,两个人一起完成了。


每天无限的通告,两个人很累很累,但是,一到晚上就格外的开心,总是完成了自己的愿望。


又是一次通告,这是一个颁奖舞台,他们去领属于他们的《Four》的歌曲金奖,也有一个叫L&S的组合,去领银奖,据说唱了一首叫《成全就是放手》,丁程鑫和敖子逸要给L&S颁奖,他们终究又见面了。


曾经喊过“台风台风席卷全球”“值得体验的x件事”的四个人,又是四年,终究有在一个地方见面了。


04

主持人不怀好意的说“记得曾经四位也是一个公司过的哈,如今都是各有千秋,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话想说。”


丁程鑫清了清嗓子,用习惯的官腔说“恭喜L&S组合的孙亦航先生和林墨先生《成全就是放手》获得本次活动的银奖。”丁程鑫顿了一顿,凉薄的眸子扫过黄宇航和黄其淋的脸,“再次恭喜二位,希望二位未来给大家带来更多更好的作品,请大家拭目以待。”完全就是长辈对后辈的祝福,主持人觉得这样还不够爆点,又补了一句“那孙亦航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
孙亦航正准备开口,丁程鑫就带着敖子逸下台准备领自己得奖了,敖子逸颇有侵略性的瞪了一眼主持人,下台就问简亓“简亓哥,这怎么回事。”简亓端着电话,小声的回复他一句“孙亦航和林墨那边搞的鬼,放心吧。你们一会去领奖,其他的交给我。”


丁程鑫眯了眯眼,狐狸般的冷光在眼睛里一闪而过“简亓哥,这事我来解决吧,你解决是没用的,因我们而起,因我们结束。”


领了奖以后,丁程鑫带着敖子逸就去了L&S组合的休息室。


踹开门,对里面说“你们什么意思?”


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想回到以前。”


“很多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,从来没有会回来的河流。”丁程鑫说着“愿君武运昌隆。”


敖子逸对他们说了一句“四个人的梦,两个人就够了”


05


这就是四和二分之一,这四个人的梦,两个人完成,四分之二就是二分之一。


虽然天地也不仁 ,若非必要, 唤醒防御的本能。


后记

06

知道吗?只有深深地刺痛另一个人,才能让剩下的人好过。


失恋了,The truth is false写的乱七八糟,凑合看吧,等我缓缓,再发新文

南方

南方


南方气候温暖,适合身子凉的人居住,从今以后,不用担心你加没加衣服了,而我,飘向北方。


李希侃是典型的即使在冬天最冷的时候,也要穿着破洞裤的人,而毕雯珺很怕冷,身材偏瘦,所以,即使春天都穿的蛮厚的。


李希侃曾经和他有过三年的恋爱,因为太冷,他总要提醒毕雯珺穿好衣服,而他也乖乖照做,毕雯珺和他最爱的女孩子去了南方,南方气候温暖,适合毕雯珺,李希侃想。


你去南方,我们南北各一方,我飘向北方。


真正的超短,喜欢这个梗的,可以续写,要记得圈我哦。


算是记梗吧


请多关照


红豆体  链接评论自取


预谋邂逅

又看了一次打歌舞台,听了仰世而来搜了阿肆,才发现唱世界上的另一个我的歌手就是阿肆,然后听了预谋邂逅产生的想法。


1

所有的缘分使然,不过是一个老谋深算,一个假装看不见。

毕雯珺是那种长的好看,但是有外向孤独症的人,他和别人会无时无刻不感到孤独。


他一直认为,人类,是不温暖的,只有自己融入不进人群。


和认识的人偶尔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,这就是李希侃的初中了吧。可是,就是这样,他依旧注意到了毕雯珺,高个子现在人群里一眼就能望见,再加上毕雯珺的相貌和气质都是很好的,自然是太过于显眼了。李希侃太过于没有棱角了,除了小狐狸和少女杀手,校草帮的毕雯珺对这个仅仅见过两三面的新一届校草无比好奇,但是又没时间认识,就想着找时间看看。


然而李希侃是个超级活泼的人,心里有事就藏不住,偷偷关注着毕雯珺,偷偷的找到的他常去的图书馆,假装不刻意的拿了同一本书,为了表达谢意请吃饭。一切似乎都理所当然。


为了更熟悉,小狐狸费劲的从罗歪歪那里打听到了毕雯珺家,正巧赶上大雨滂沱,毕雯珺正巧没办法了解这个小学弟,能从本人口中了解自然是更好的。


然而,小学弟居然只是规规矩矩的让他帮忙送回家,剩下什么也没有,他把李希侃送回家,就给黄明昊打了电话“你不是说李希侃喜欢我吗?”抚顺人只戳了当的说,“假的吧?”


黄明昊看看身边的李希侃,大吼一声“没有没有。”毕雯珺疑惑的问他为什么吼,他想“温州哥哥在我边上,我哪敢?老毕自求多福吧。”


毕雯珺带着一肚子疑惑,充分的表现了自己电线杆子的迷茫。微勾的嘴角却透漏了心情。


2


只靠老天不如自己套牢另一半


李希侃想着,光这样肯定不行,得想想办法,毕竟是温州人,又是狡猾的狐狸,怎么也有办法,他想,罗歪歪不是最近分手了吗,可以找他帮个忙。


罗歪歪果然答应了,他故意和他一起有说有笑的在抚顺人的面前走过,抚顺人果然按剧情发展了。黄明昊的推波助澜,把他放到毕雯珺常常和范丞丞一起谈事的kt咖啡馆,等了三个小时,从一点等到四点,终于,毕雯珺和范丞丞谈完事,看见了等的快要睡着的李希侃,看着小狐狸迷糊的样子,冰山也笑的停不下来。搂起小狐狸的肩膀,去结了帐,把狐狸放到自己床上睡觉。


小狐狸醒来,眨眨眼,一下清醒,发现是老毕的床。赶紧感谢他,又要请他吃饭。


一切都发展的刚刚好,却又显得那么诡异,一切完成的刚刚好,都是一个精打细算,另一个假装看不见。


@粘芋头


车先锁了,过了这阵子在开